追蹤
劉兆宏的部落格──用喜樂的心寫見證
關於部落格
電子信箱:liuchng.gm@gmail.com    個人網頁:http://web.archive.org/web/20040512225439/http://geocities.com/liuchng/
  • 591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熱門標籤
夏日冰紛祭
這夏玩哪裡
夏午茶時光
天空部落
露營
台北美食
溫泉
輕旅行
六合夜市
彰化
高雄
士林夜市
日本
火鍋
宜蘭
台中
台南
苗栗
超值推
開箱文
精選照片

媽媽接受放射線治療

媽媽接受放射線治療


這幾個月來,媽媽的右腿漸漸痛到無法正常的走路。由於媽媽坐著和睡覺時並不會痛,唯有走路時才會痛,因此,之前我曾帶她去看北新路檳榔路口那家,媽媽以往腰痠背痛時常去看的外科診所。醫師和媽媽很熟,知道媽媽去年二月間在耕莘和台大的檢查結果,因此猜測很可能是癌細胞轉移,說也只能開止痛藥減輕媽媽的疼痛。

上個月底兩位妹妹帶媽媽到耕莘醫院胸腔科回診時,向醫師報告媽媽大腿疼痛的情形,吃止痛藥也不見效,醫師建議看血液腫瘤科做進一步的檢查。血液腫瘤科的醫師先讓媽媽照了 X 光,覺得單從 X 光片無法判斷是否為癌細胞轉移,只能確定髖骨的骨質很疏鬆脆弱,因此開了單子讓媽媽做詳細的骨質攝影。上禮拜接到核子醫學中心的通知,前去做骨質攝影,核醫中心主任建議我們掛骨科主任的號,請骨科主任看看能否注射骨泥。

前天(5 月 7 日)弟弟和我一起帶媽媽去看骨科主任,醫師說這種情況無法注射骨泥,馬上幫我們轉診到放射腫瘤科,看能否做放射治療。放射腫瘤科的醫師根據核醫中心的報告,認定是癌細胞轉移到髖骨,因此建議安排媽媽做為期兩週的放射治療。我們關心的是媽媽的生活品質,擔心放射治療會不會造成比現在更糟的狀況。醫師說不會,而且說這樣的治療應可減輕媽媽的疼痛。於是徵得媽媽的同意,前天下午便做了第一次的放療。

之前,4 月 7 日(禮拜六)那天,媽媽曾因一整天血壓都降不下來,頭暈噁心得很不舒服,兩位妹妹當晚就帶媽媽到耕莘掛急診,急診室的醫師立刻安排媽媽住進加護病房。禮拜天下午我去加護病房看媽媽,媽媽的血壓在加護病房醫護人員悉心的照護下,已恢復穩定,因此急著想要出院。護士小姐說,等明天(禮拜一)一早心臟科賴主任來巡房時,再看看能否出院。禮拜一上午我在加護病房開放探視的時段到加護病房看媽媽,護士小姐說賴主任早上已來看過,說媽媽今天可以移到普通病房,觀察一天,如果一切正常就可出院。然後去打電話向賴主任報告,說家屬來了。

媽媽跟我訴苦說,這兩天一直都必須躺在床上,連尿尿都躺著尿,很不習慣,尿不出來,好難受,要我等下賴主任來時,再問他看看可不可以出院。不一會兒賴主任來了,親切的向我說明媽媽的狀況。我就請問他說,媽媽一直吵著要出院,可以嗎?主任安慰媽媽說,等一下移到普通病房就比較舒服了,再觀察一天看看。媽媽說:「我原先就有預約今天下午看你的門診,讓我回家去,下午再來給你看好嗎?」賴主任聽了微笑說,好吧,那就下午門診見。媽媽如蒙特赦一般,叫我趕快回花店去向妹妹雅嬪取她的衣服來。

我回花店取了衣服來,交給護士小姐,請護士小姐幫媽媽換上衣服,同一時間我則下樓去結帳辦出院手續。辦完手續回到加護病房,帶媽媽下樓來。媽媽對我說:「剛才終於可以下床,頭一件就是問護士小姐廁所在哪裏,到裏頭尿了好久好久,感覺舒服多了。」連著兩天手上插著點滴,手指套著脈搏偵測器,連如廁的自由都沒有,的確很難受,我可以體會得到。雅嬪送花後到醫院來接我們,回到花店,已是下午一點多,三人早已飢腸轆轆。雅嬪去買了媽媽喜歡吃的魷魚羹麵,切了兩份嘴邊肉,三人一起吃午餐。看媽媽吃得津津有味,做子女的感覺好欣慰。

緊接著的那個禮拜天(4 月 15 日),上午做完禮拜後,聖歌隊林純純大隊長告訴我說,待會午餐後聖歌隊幾位隊友要到新店探視我媽媽。於是就在林純純大隊長的率領下,指揮何淑娟老師和她正在讀大學的漂亮女兒胡匡正、陳振宗和李菊子兩位長老夫婦、陳秀玲、呂錫懷、林明鋒等,加上我,一行人分搭兩輛車來到花店。隊長和何老師她們先到,就在騎樓的水果攤買水果做伴手。賣水果的聽說是要來看我媽媽的,因此特地挑了又大又甜的水梨和蘋果做成禮盒。

上樓後,我先向媽媽介紹隊長、指揮和隊員們。他們告訴媽媽說:「不單兆宏,庭碩也是聖歌隊的隊員,我們每個禮拜五在一起練唱,禮拜天一起上台獻唱。」還說,上禮拜我們獻唱時,庭碩還吹 oboe(雙簧管)伴奏,並問媽媽有沒有聽過庭碩吹 oboe(媽媽不知道甚麼是 oboe,我解釋了一下)?媽媽說沒聽過,隊員們問媽媽想不想聽,媽媽說:「想呀。」我趕緊說:「這個禮拜六晚上回花店來時,請庭碩帶回來吹給你聽。」媽媽高興的點頭說好。然後聖歌隊員和媽媽閒話家常,說她好福氣,子女孫子都這麼孝順。陳振宗長老是基隆人,算起來和媽媽是同鄉,就和媽媽一起回憶“古早時代”的基隆,並與媽媽分享基督教信仰的人生觀。接著我們一起合唱兩首歌為媽媽祝福,然後大家手牽著手,圍成一圈,由陳振宗長老帶領我們為媽媽和大家禱告。

那天回家後,我告訴庭碩說:「聖歌隊員向阿嬤提起你吹 oboe 伴奏的事,阿嬤也很想聽,我已替你答應這個禮拜六晚上吹 oboe 給阿嬤聽。」庭碩問要吹甚麼曲子,我說:「前陣子你參加台大醫學院杏林室內樂社團錄影,不是練了幾首台灣民謠嗎?我想台灣民謠旋律阿嬤比較熟,吹台灣民謠給阿嬤聽,阿嬤比較能產生共鳴。」

到了禮拜六白天,我特地通知姪女詩音記得一定要回花店吃晚飯,吃過飯後小碩要吹 oboe 給阿嬤聽。那晚庭碩吹了《望春風》、《雨夜花》、《六月茉莉》、《白牡丹》等曲子,還有幾首兆寶、雅嬪、佳芳、詩音臨時點播的片斷。媽媽每首都微笑著好投入好投入的聽,眼神中流露著以這樣的孫子為榮的滿足。

聽了第一首,媽媽就問說小瑋也會吹嗎?我說,小瑋學的是單簧管(clarinet),音調較小碩吹的這種低沉些,等 7 月小瑋考完聯考後,和哥哥合練幾首曲子,再一起合奏給阿嬤聽。庭瑋說:「我下個禮拜六就可以和哥哥一起合奏了。」既然庭瑋都這麼說了,我們就約好下禮拜六兩兄弟合奏。

第二個禮拜六晚上庭瑋先獨奏一曲《望春風》,媽媽說,聲音和小碩的不一樣,都很好聽。然後兩兄弟又合奏了好幾隻曲子,和上禮拜哥哥吹 oboe 時一樣,都是不看譜的即興演出,有些曲子是庭碩和庭瑋不曾聽過的,由阿嬤或叔叔、姑姑們哼出旋律,庭碩和庭瑋就當場吹奏。雖然不能每隻曲子都吹得很週全,但這樣大家七嘴八舌的提音,反而更加生動而饒富趣味。

感謝聖歌隊的來訪,不但陪媽媽聊天,給媽媽加油打氣,為媽媽禱告,讓媽媽度過一個豐富的下午,更引出兩場溫馨的小型家庭音樂會,這是原先所意想不到的。我跟媽媽說:「等小瑋考完聯考後,再請兩兄弟多練幾首,練熟一點,再吹給你聽。」媽媽笑得好開心的說好。

媽媽現在因腳痛,無法像去年那樣下樓自由行動,每天只能坐在客廳,可以想見她日子過得有多無聊。因此,一有機會我就要多製造一些“盼望”給媽媽,讓媽媽心裏常充滿美好的期待,這樣日子會過得比較充實。除此之外,我想我該盡可能的多回新店陪媽媽,即使只是一起吃吃午飯,說幾句話,對媽媽而言,也是單調而枯燥的生活中難得的漣漪。寫到這裏,我立刻打了一通電話給媽媽(今天因為醫院通知放射治療的機器故障,所以沒有回去帶媽媽到醫院),問她會不會無聊,腿痛不痛?媽媽說坐著不痛,只有站起來走才會痛。我說這樣就值得感恩了,有些人連坐著躺著都會痛。我問媽媽,我唱首歌給你聽好嗎?媽媽說,要唱甚麼?我就唱了《望春風》給她聽。唱了兩句,媽媽就問我現在在哪裏,我說在辦公廳裏。媽媽說,你在辦公廳裏這樣唱歌會不會被人笑?我說我在單獨的辦公室裏,同事聽不到,沒關係。今天下午小妹佳芳要請假陪媽媽,因此,我答應媽媽明天不論有沒有做放射治療,我都會回去陪她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