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兆宏的部落格──用喜樂的心寫見證

關於部落格
電子信箱:liuchng.gm@gmail.com    個人網頁:http://web.archive.org/web/20040512225439/http://geocities.com/liuchng/
  • 574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回憶先母口述的二二八親身經歷

回憶先母口述的二二八親身經歷

那年先母 19 歲,與她的母親(父親早逝)、大哥、大嫂(懷孕中)及妹妹,住在基隆八堵的鄉下。

國民黨軍隊從基隆港登陸後的某一天,八堵人聽到軍人到處抓人的風聲,很多人開始到處躲藏。厝邊(鄰居)告訴先母的大哥(我舅舅)說:「兵 á(軍隊)在抓人 ā,你還不趕緊去山頂躲起來?」我舅舅說:「我又沒做壞事,哪要(tio̍h)躲?」那天晚上軍隊挨家挨戶,到處抓人,幾乎看到壯年男人就抓。我舅舅就這樣被抓走了。──我舅舅是一個沒讀過書的鄉下種田人,並不是 “社會菁英”。

家裡唯一的成年男人被抓走了後,先母一家人只有在驚恐與無助中等待。心想,我舅舅只是老老實實的種田,也沒有跟人家上過街頭,問清楚了,應該就可以回家來。結果一個多禮拜過去了,音訊全無。先母和我舅媽四處打聽,也問不出結果來。

後來,聽人家說,基隆港裡有很多浮屍,很多人在那裡認屍。先母和我舅媽,兩個弱女子,一個還懷著身孕,只好硬著頭皮跋涉到基隆港,看能不能找到我舅舅的遺體。

到了基隆港,真是慘不忍睹。港面上浮滿著受難者的屍體,都是雙手反綁,臉朝下,背朝上,有很多甚至是好幾個人被用鐵絲穿過手心串在一起。岸上的人一片哭聲,拿著竹篙(曬衣服的長竹竿),翻動港裡的浮屍,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的親人。有的找到了,更是放聲大哭。先母和我舅媽就撿起已找到遺體的人家棄在一旁竹篙,盡可能的擠近岸邊,去翻動浮屍。結果一連找了好幾天,都沒找到我舅舅的遺體。

我舅舅就這樣從人間消失了。

《PS》

後來,舅媽生下我表哥,一生未再改嫁,單親扶養我表哥,我表哥自然從了舅媽的姓。雖然舅媽後來帶著表哥,輾轉遷居到台南(從我讀小學前有記憶以來,舅媽與表哥就住台南),先母一直以舅媽和表哥的家為娘家。表哥也以先母和先父為他的至親,曾多次到基隆探望我們。

記得有一次,應該是我讀小學之前,表哥來訪,先母問我:「你認得他是誰嗎?」我不認得,但看他年紀比我唯一的叔叔(大我六歲)還大,就猜說是叔叔(我有好幾位堂叔,台語一律叫 “阿chek-á”)。先母說:「不對,是你表哥文貴。」

我讀小學五年級,家還住基隆大竿林時(1966 年),有一天,文貴表哥突然來訪(那時一般鄉下都沒有電話,無法事先聯絡)。先父遠在新店安坑的舊長豐煤礦工作,先母則在基隆市區的建築工地做 “小工” (做挑磚、拌水泥和沙子之類的粗工),只有我和弟弟及兩位妹妹在家。文貴表哥就幫弟弟和我,以及我家的狗 “二郎”(じろう)在門口拍了一張合照(我們住的是一幢無人敢居的 “凶宅”,便宜的租給我家)。那時代,對窮苦的鄉下人來說,照相機是家境很富裕的人才有的。過了好一陣子之後,表哥從台南寄了那張照片給我們,我至今仍一直珍藏著。

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