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劉兆宏的部落格──用喜樂的心寫見證
關於部落格
電子信箱:liuchng.gm@gmail.com    個人網頁:http://web.archive.org/web/20040512225439/http://geocities.com/liuchng/
  • 597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熱門標籤
夏日冰紛祭
這夏玩哪裡
夏午茶時光
天空部落
露營
台北美食
溫泉
輕旅行
六合夜市
彰化
高雄
士林夜市
日本
火鍋
宜蘭
台中
台南
苗栗
精選照片

癌症烏雲罩頂的驚惶及好友們的關心、鼓勵與與安慰

上禮拜五(11 月 17 日)上午聽完醫生的宣判後,心情非常的低落。下午將感想 po 上部落格後,立刻收到幾位好友,或透過伊媚兒,或在部落格上回應,為我代禱,加油,打氣,讓我心裏好溫暖。

四點多,打了電話給我所敬愛,一直關心我門診進展的台大小兒外科主任教授(也是我們教會的長老),向他報告早上的門診結果。賴P安慰我說,穿刺時會做全身麻醉,不知道痛,醒來時已經做好了。我說,聽主治醫師那樣說,還是覺得好恐怖,心裏好怕。他說,說不怕是假的,但是遇上了,就一步步的做。最壞的情況是惡性的,那就再做進一步治療,好在攝護腺癌的預後很好。這是大部分的男人都會遇上的疾病,加油,至少要到做醫生爸爸。……。不用怕,你看李敖還要選市長哩。

其實在三個月前,我已上網找了很多有關攝護腺癌的資料,其中最令人寬慰的是:攝護腺癌的癌細胞生長緩慢,可能十年都還局限在攝護腺內;若在癌細胞還沒轉移前手術,病人五年的相對存活率將近百分之百。……。但聽到醫生要我做穿刺,且自己很有可能得到癌症,心裏還是很沉重。

當天下午一人在家聽了夏伊(Riccardo Chailly)指揮的《馬勒第五號交響曲》前兩個樂章。邊聽心裏邊想,這麼美的音樂,我還能擁有多久呢?晚上到教會參加聖歌隊練唱,暫時忘了白天的煩惱。練完回家走在和平西路的林蔭人行道上,同行的有隊長林純純、隊友陳秀玲,和我大兒子庭碩。我對他們說起上午門診的結果,等醫院通知就要去做切片。隊長建議我再找別的醫生看看,我說已經有好幾個醫生叫我做切片了(心裏覺得好無奈)。

當天晚上睡覺做了惡夢,夢見我在醫院做肝臟掃瞄,醫生告訴我整個肝臟全是癌細胞。禮拜六下午要回新店家族團聚,在捷運月台上的廣告電視上看到○○七電影的預告片,心想,電影、圖書、各種商品,都是為“不認為自己可能很快就要死的人”做的。頓時對我一向熱愛的讀書、看電影、聽音樂,提不起半點興趣。

禮拜天做完禮拜後,立刻跑上三樓找賴P。我握著他的手對他說,這兩天來,想到小小的攝護腺要被穿刺 12 個,再加可疑部位好幾個洞,還有可能血尿,心裏真的好不舒服。這三、四年來,數據都一直保持穩定,也沒有頻尿,就這次 PSA 從 5.7 升到 6.3,說不定只是實驗誤差而已。

賴P
對我說,檢驗報告的數據上升,主治醫師就必須把最壞的情況告訴病人,我若覺得這次的數據可能只是誤差,可以等一個月再驗一次血看看,好在即使是攝護腺癌也不是那麼急切的病症。我問,那教授的總醫師打電話來時,我要怎麼說?賴P說就坦白告訴他你心裏害怕,想再等一個月後重新驗血後再決定。我說這樣對教授會不會不好意思?賴P說不會啦,說他自己的病人也常有這種情形,原約好要開刀的,屆時因為害怕而延期或取消的都有,醫生很了解病人這樣的心情。他要我放心,說他會先跟闕教授說。

聽了賴P這樣開導,我整顆心突然如釋重擔的輕鬆起來。原來在這個節骨眼,我心裏最大的擔憂之一,竟還包括如何面對主治醫師。

禮拜天晚上七點半左右,賴P請他太太打電話到我家來,說要請我吃晚飯,聊聊天。由於那時我已吃過晚飯,賴P說那就等他吃過晚飯後,我們再找個地方喝個飲料聊聊。原來賴P一整天掛記著我心裏的驚惶,原本中午就想約我,但又怕醫院會臨時有事不敢先約。那天下午四點多果然接到醫院通知,進手術房去,七點多回到家,就趕快聯絡我。叫我心裏好感動。

我們兩對夫妻在 Häagen-Dazs 見面,家庭、小孩、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的聊了好一陣子。賴P了解我已查過很多資料,知道攝護腺癌的預後情形。他告訴我,依照衛生法規的規定,主治醫師必須對病人說明所有可能的最壞情況,不過事實上,那些極端的情況很少發生。他舉了很多實例,讓我深深感覺做攝護腺切片,其實並不可怕,而且即使真得了攝護腺癌,以現在的醫療水準,照樣可以自在的生活。在賴P的開導下,我真的完完全全的放心了。

賴P
說,在美國的醫療體系,病人面臨手術前,會有專業的社工對他們做心理諮商與輔導,病人比較能將心裏的恐懼說出來,社工也有比較充足的時間對病人進行開導。我們台灣沒有這樣的制度,因此病人經常會感到恐慌。的確,以我自己的親身感受為例,當主治醫師告訴我必須做切片時,我感覺就像面對判官的宣判一樣,是一種無法抗拒的威權。我只敢懾懾的問幾句“正當”的問題,例如甚麼時候做、可能的後遺症有哪些、……等等,完全不敢表露心中的難過與恐懼,更遑論試圖尋求主治醫師的寬慰。 

隔天禮拜一早上,當我準備起身回新店陪媽媽時,又接到高一同學樂慧生的電話,說他一直關心我的攝護腺追蹤情形,前天看到我部落格所寫的,今天特地請了休假,待會兒到花店看我。我到花店沒多久,慧生就來了,見過我媽媽,問候老人家身體好,與我和妹妹一起陪媽媽談天,聊人生。中午媽媽煮了水餃,我們四人一起吃,看過午間新聞後,慧生才載我回家。 

施耐庵
在《水滸傳》自序裏寫道:『人生……快意之事莫若友,快友之快莫若談,其誰曰不然?然亦何曾多得?有時風寒,有時泥雨,有時臥病,有時不值(時間上不方便的意思)。如是等時,真住牢獄矣!』感謝賴P伉儷和慧生三位主內弟兄姊妹在我特別感到孤單、無助、惶恐時,撥出生命中的寶貴時間找我“談”。誠如施耐庵所說的,最快慰人心的莫過於交談,透過交談,可以互相分享,互相鼓勵,給受苦的肢體得安慰。 

賴P
伉儷禮拜天從早到晚已忙了一整天,卻仍這樣掛念我,約我出來,給我做心理建設。慧生關心我,禮拜一特地請假來看我,陪我。他們的盛情,不禁讓我想起《聖經》裏記載耶穌所說的:『我實在告訴你們,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,就是做在我身上了。』(馬太福音 25:40)他們真可謂活出基督了。 

謝謝大家的關心、安慰與代禱,不論將來如何,我會持續用喜樂的心,寫下生命的見證,也敬祝大家常有喜樂平安,充滿心中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