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劉兆宏的部落格──用喜樂的心寫見證
關於部落格
電子信箱:liuchng.gm@gmail.com    個人網頁:http://web.archive.org/web/20040512225439/http://geocities.com/liuchng/
  • 591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熱門標籤
夏日冰紛祭
這夏玩哪裡
夏午茶時光
天空部落
露營
台北美食
溫泉
輕旅行
六合夜市
彰化
高雄
士林夜市
日本
火鍋
宜蘭
台中
台南
苗栗
超值推
開箱文
精選照片

遊獅頭山

上禮拜六晚上要離開花店時,媽媽對我說:「下禮拜一早點回來,帶你去獅頭山。」禮拜一我提早了大約十分鐘回到花店,我們越過中興路後,右轉檳榔路七十二巷前面的小坡道上山去。這裏的坡道感覺比媽媽樂園陡些,但對媽媽來說已不構成困難。

我們緩步走上坡道,約莫一百公尺後,來到一座亭子。裏頭有兩條長板凳,媽媽坐下來休息一下,擦擦汗。亭子旁有一大塊木板告示牌,上面刻著登山注意事項,旁邊還有登山路線圖。看了注意事項底下的署名單位,我驚訝的發現,這座山的管理單位竟然是林務局羅東林管處(上面另外也禮貌性的刻上新店市公所的電話)。我簡略的將告示牌的內容翻譯給媽媽聽,與媽媽分享我的驚訝。

坐一會兒後,媽媽勇氣十足的還要再往上走。這裏再上去的坡度更陡,應該超過四十五度有吧。也是大約再上去近百公尺,有一座亭子。上坡時我總是跟在媽媽的後頭,下坡時則走在媽媽的前頭。這是以前在政大公企中心公務人員訓練班,上外交禮儀課學來的:上下階梯的禮儀,最根本的原則只有一條,就是要維護尊者及長者的安全。一同行走或坐席時,也是遵循同樣的原則。

來到第二座亭子後,沿著崁邊往下俯瞰,是十來株零亂的綠竹。媽媽說好可惜,沒人整理,竹筍沒人挖,都長成新竹子了。聽媽媽這麼說,立時勾起我兒時的回憶。我們從小是吃桂竹筍長大的,記得小時候住基隆大竿林,後來住新店暗坑,山上都是一整片一整片無主的桂竹林(綠竹需要施肥、除草、掩土等細心照料,因此綠竹林通常都是農家特別栽植的)。每到清明前後,媽媽和姑媽都會帶我們一起入山去攀折桂竹筍。一次入山大概可以“收穫”兩三布袋的桂竹筍,以及滿臉滿手被竹子、樹枝和雜草刮過的血痕,還有被小黑蚊叮的奇癢無比的腫包。回家後,把桂竹筍攤在地上,大家圍在一起“絞竹筍”(用食指從竹筍的尖端開始,將筍殼絞下剝掉)。然後將長長的桂竹筍切成小段,在大灶鍋裏燙熟,一部分現炒,大部分則與槽頭肉(豬脖子部位的肥肉)加醬油一起滷,好方便儲存,因為那個時代(1964–66)一般鄉下的家庭都還沒有電冰箱 ── 現在大竿林與暗坑翠綠的山坡,已因都市人口暴增而被夷平,蓋滿了房子,不復有我兒時的好山好水了。

我們在第二座亭子坐一會後,就慢步下山回花店。第二天我更進一步再提早十多分鐘回到花店,仍陪媽媽去獅頭山,只是這次我們改走中興路邊另一道坡度更陡的階梯(比一般公寓的樓梯還陡)上去第一座亭子,然後再挺進到第二座亭子。在第二座亭子坐一會兒後,媽媽問第三座亭子距離有多遠,我說我先上去探探看。上去約五六十公尺就看到第三座亭子,正準備往回走去告訴媽媽,一回頭就發現媽媽已經一步一步的登到將近一半的路程來了。我連忙下去陪媽媽一起走上來,然後請媽媽在第三座亭子稍坐,我再上去探第四座亭子。上去到約五十多公尺遠的地方,眼前出現坡度更陡的枕木階梯,臨崖的那側架有不銹鋼欄杆。往上望去,看不到盡頭,於是我就下去對媽媽說,我們到這裏就好了。

沿途下來,悠閒的看山邊和崖邊都開滿了狀似日日春,紅色、粉紅色、淺紫色和白色的小花。顏色雖有不同,但花形和葉子都一樣,應該是同一種植物。我問媽媽這是甚麼花,媽媽說:「我也不知道,攀一朵回去問雅嬪看看。」回到花店問了雅嬪,她說是鳳仙花,和日日春不一樣的是,每一朵花後面都有一條“小辮子”(參見 http://www.cips.tp.edu.tw/small/P/PIC0081-0090/非洲鳳仙花-花距-忠義-p124-14.jpg;cf. 日日春 http://140.111.152.19/~wwv/elin/pic/Dscn5848.jpg)。

連著兩天陪媽媽遊獅頭山,看到媽媽神采奕奕,看到上帝所賜各色各樣美麗的花草樹木,又想到從小到大,我愛的和愛我的人,心中除了感恩,還是感恩。不禁想起電影《布拉格的春天》(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, 1988)裏,男女主角最後兩句對話的那一幕:
Tereza: What are you thinking about?
Tomas: I'm thinking about how happy I am.
下次當你看到我在沉思時,請不用懷疑,我正在想 ── 感謝上帝,我怎麼這麼幸福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